锦州生活网-锦州信息-锦州便民网

锦州生活网-锦州信息-锦州便民网

锦州生活网是锦州大型生活门户网站,汇聚锦州新闻,锦州汽车,锦州房产,锦州旅游,锦州教育,锦州人事人才等频道.锦州生活网提供全面的锦州本地生活资讯.

菜单导航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作者: 萧远山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08:34:09 游览量: 135

简述: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房产频道-和讯网

  最近两个月,因为7.24楼市新政,苏州(楼盘)不灭的楼市神话终于慢慢的退下神坛了,8月份二手房成交套数环比下滑20%,价格环比跌幅是14%。

  但是长三角另一个城市——湖州(楼盘),却因为中介的炒作又走进了大家的视野。据说是苏州投资客大举进场,最厉害的时候一天扫下了90套房。

  当然这只是传说,实际上真假难辨。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可能很多人还一脸疑惑,湖州在哪?房子真的有投资价值吗?

  上周【樱桃大房子】团队亲自考察了一次湖州,为大家实地探访了浙江房价最便宜城市的楼市真相。

  房价全省最低

  湖州市是浙江省下辖地级市,地处浙江省北部,处在太湖南岸,东边是嘉兴(楼盘)和苏州,南边杭州(楼盘),北面是太湖,下设2区3县。

  织里镇和南浔区都是著名的服装纺织基地,根据市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湖州市年平均工资为59622元,比上年增加5281元,增长9.7%。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其实湖州在长三角的地位挺尴尬的,北边无锡(楼盘)和苏州,南边杭州都是GDP破万亿的“万亿俱乐部”成员,然而湖州现在的GDP仅仅只有2700多亿元,排名第八,比衢州(楼盘)、丽水、和舟山(楼盘)高。

  但浙江地级市的房价,似乎跟GDP高低并无直接关联,否则你会无法理解连衢州、丽水那些比湖州经济更差的城市,房价比湖州还高,因为一个地方的房价始终是由当地供需结构所决定的。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上图由米宅提供

  说回湖州,目前楼市的政策依然非常宽松,不限购、不限贷,不限售、不限价,还有着部分“人才购房补贴”,但房价均价不到12000元/㎡。

  而且湖州市的核心区均价甚至比底下的县城还低,德清县商品房均价基本在15000元/㎡以上,安吉县和长兴县也逐渐上万了。

  虽然并不是说房价越高越好,只是在没有任何政策调控下,房价也能反映出当地的经济水平。

  湖州市区主要分为仁皇山新区、老城区和东部新城、南太湖新区、凤凰开发区等板块。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老城区土地供应较少,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基本上没什么新盘,均价1.3元/平方米。

  凤凰开发区如今也没有新房了,暂时只剩一个公寓在售,均价1.2元/平方米。

  开发区西南分区,因为价格适中,在1.1万元/平方米左右,像绿城太湖明月,打完折只要8000多,成为大部分刚需的首选,也是上半年湖州主城区住宅卖的最好的。

  其次是贴着改善标签的仁皇山新区,这个区域也是湖州卖的最贵和教育资源最好的区域,均价在1.4万元/平方米左右;

  湖东西区上半年成交则位列第三,均价在1.2万元/平方米左右;

  而太湖度假区(南太湖新区)配套则相对欠缺,但是价格也去到了1.4万元/平方米;

  东部新城因为前几年政府大力支持,配套逐渐完善。均价在1.1万元/平方米,价格也相对较低。

  放眼全浙江省,湖州的房价真是各个地级市中最便宜的。

  苏州投资客来了

  从杭州坐高铁到湖州,大约30分钟,出租车司机和我说他是2009年以单价4800元/㎡买的房子,在西南区,离市中心大约2公里,叫星汇半岛。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在贝壳找房上,这个楼盘的二手房均价一万左右,10年才翻了一倍,这样的涨幅,在全国沿海城市来说,应该是跑输大部分城市的。

  司机说,目前他现在住的这个楼盘的入住率只有三分之二,平时住的人也不多。

  当天去到湖州已经下午6点多了,走了好几家中介店都是关门的。

  晚上看了仁皇山片区的两个新盘,分别是信业仁皇悦和仁皇正弘府。

  这两个楼盘均价都在1.5万/㎡,而且两个楼盘在国庆期间都会有很大优惠,各种折扣算下来可以去到1.3-1.4万/㎡。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

  仁皇山现在是湖州有钱人扎堆的地方,所以这里的户型都是以改善为主,不过在湖州,除非公寓,住宅基本上最小都是三房以上。

  当晚正好路过市区的一些公寓,从亮灯的情况可以看出,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住,而中介告诉我,这些公寓之前就已经卖完了。

  那就只能安静的被套了!

三四线城市调研丨湖州——严峻下行时,苏州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