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生活网-锦州信息-锦州便民网

锦州生活网-锦州信息-锦州便民网

锦州生活网是锦州大型生活门户网站,汇聚锦州新闻,锦州汽车,锦州房产,锦州旅游,锦州教育,锦州人事人才等频道.锦州生活网提供全面的锦州本地生活资讯.

菜单导航

教育信息化:促进教育结果公平之路

作者: 萧远山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4:50:56 游览量: 179

简述:

学校信息化;学业成就;教育公平;社会经济地位

  内容提要:对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2013-2015学年面板数据进行多元回归分析与广义倾向值匹配法检验,本文探讨了学校信息化对中学生学业成就的影响在不同阶层及学校类型之间的异质性问题。研究发现:学校信息化水平对主干课程成绩(语数英)、认知水平、主干课程接受度的影响存在差异;学校信息化与学业综合成就呈近似倒U型非线性关系,中低水平的学校信息化可促进学业综合成就增长,对缩小优弱势阶层学生群体间学业综合成就的差异发挥积极作用,但较高水平的学校信息化对学业综合成就产生抑制效应,使弱势群体处于更为不利的地位。由此,推进学校信息化建设的实施内容、组织形式与投入对象的精制、精细及精准的转变,是促进教育结果公平的必经之路。

  关 键 词:学校信息化 学业成就 教育公平 社会经济地位

  标题注释:本文系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创新团队“新教育公平的理论建构与实践探索”建设项目(2015ZSTD007)的研究成果。

  一、问题的提出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各国教育现代化的步伐持续加速,旨在促进教育公平的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水平已成为当今世界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1]。近年来,我国有关部门大力推进教育信息化建设工作,先后出台了许多重要的相关政策文件:2010年7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2]将“加快教育信息化进程”列为独立章节,对教育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重点关注,力抓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2012年3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3],文件进一步明确教育信息化的建设与发展在我国教育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战略地位;2016年6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4],再次对教育信息化工作进行规划部署,文件的指导思想和发展目标更明确强调“要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作用……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国家教育现代化发展目标相适应的教育信息化体系”。这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出台与实施,持续提升了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水平:截至2016年6月,全国中小学校接入互联网的比例达到87.5%,其中接入10M以上带宽的学校占比64.3%,全部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的普通教室占比56.6%[5]。至2018年5月,我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提升至94%[6],较2016年增加了6.5个百分点。2018年4月,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7],更标志着我国教育信息化从注重基数发展的1.0时代向注重“公平”“质量”“以人为本”的2.0时代迈进[8]。

  然而,快节奏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正如《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明确指出,目前我国教育信息化发展仍存在“数字教育资源开发与服务能力不强,信息化学习环境建设与应用水平不高,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基本具备但信息化教学创新能力尚显不足,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深度融合不够,高端研究和实践人才依然短缺”等问题,由此,该文件进一步提出,要解决以上问题就需要“充分激发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推动教育观念更新、模式变革、体系重构……”。那么,应该如何充分激发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如何推动教育观念更新?应进行何种模式改革?又如何进行体系重构?笔者认为,回答这些问题的关键与前提之一,便在于对“信息技术已经产生了何种教育结果?”,尤其是“在学校这一教育的主要场域内,学校信息化对学生的学业成就产生了哪些影响?”这一基础性、根本性问题的理解与把握。同时,要推进教育信息化2.0时代的发展朝更加“公平”“质量”“以人为本”的方向进行,其发展方向也必须立基于对“信息技术所产生的教育结果是否促进了教育公平的发展”,尤其是“学校信息化对学业成就产生的影响是否促进了教育结果平等”这一问题的了解和把握。基于此,本文使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hina Education Panel Study,简称CEPS)这一全国性数据,通过探讨学校信息化对中学生学业成就的影响,分析学校信息化对教育结果公平产生的实际作用,试图探寻2.0时代教育信息化未来可能的发展路径。

  二、数据、变量与分析方法

  (一)数据

  本研究数据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设计与实施的“中国教育追踪调查”数据。该数据以初中一年级和初中三年级两个同期群作为调查起点,以人口平均受教育水平和流动人口比例为分层变量,从全国随机抽取28个县级单位(县、区、市)作为调查点。调查的执行以学校为基础,在入选的县级单位随机抽取了112所学校中的438个班级进行调查,被抽中班级的学生全体入样,2013-2014学年的基线调查共调查了约2万名学生,2014-2015学年的追踪调查数据追访了基线调查时初中一年级的全部10279名学生。为了比较不同时期学校信息化发展的水平差异及其对学生学业成就可能产生不同的影响,同时也为了提升研究结论的效度,本文将基线数据与追踪调查数据进行了整合。经过对变量异常值及缺失值处理,最终进入分析的样本量为20612,其中基线数据含样本10750,追踪数据含样本9862。

  (二)变量